求一些美文五六百字就可以适合高中的越多越好给网站也行有哲理的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10-31  浏览 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那是自草原底层所发出的,牧草舒络筋骨的声音;也是被风吹袭时,草尖与游云相互拥舞的声音。那是人声交错的世界里听不到的微语,人的眼眸与耳识总是停伫在尘世的荣华上,遗忘了草原上有更深奥的交谈。

  我逐渐明了,其实人世的生灭故事早已蕴涵在大自然的荣枯里,默默地对人们展示这一切,预告生生不息,也提挈流水落花。人必须穷尽一生之精神才能彻悟,但对这草原上的每一棵草而言,春萌秋萎,即具足一生。人没有理由夸示自己生命的长度,人不如一株草,无所求地萌发,无所怨悔地凋萎,吮吸一株草该吮吸的水分与阳光,占一株草该占的土地,尽它该尽的责任,而后化泥,成全明年春天将萌生的草芽。

  我不断追寻,哪里能让我更沉稳,哪里可以教我更流畅;在熙扰的世间,却不断失望。才知道我所企盼的,众山众水早已时时对我招引,只是我眼拙了。山的沉稳,成就了水的流畅,水的宽宏大量,哺育了平野人家、草原牛羊。

  如果田舍旁的稻花曾经纾解我的心,不仅是勤奋的庄稼人让它们如此,更是平野与流水让它们如此。如果,深山里的松涛曾经安慰我,那是山的胸襟让它如此。如果桃花的开落曾经换来我的咏叹,王女士缴纳的社保将满我必须感恩,是山、水、花、鸟共同完成的伦理,替我解去身上的捆绳。

  我不曾看到一座单独的山,山的族群合力镇住大地;也不曾看到一条孤单的河,水的千手千足皆要求会合。不曾有过不凋萎的桃花,它们恪守生灭的理则,让四季与土地完成故事。

  在我眼前的草原,无疑地也是天地伦常的一部分。吸引我的这一幅和谐,乃是天无心地苍茫着,山无心地盘坐着,草原无心地拂动着,牛羊无心地啮食着,而我无心地观照着。

  此时的我,既是山里的一块岩,也是天上游动的云;是草的半茎,也是牛羊身上的汗毛。

  人不能自外于山水,当我再次启程,我是一株行走的草,替仍旧耽溺在红尘里的我,招魂。

  流泪的滕王阁江畔小舟、轻摇的芦苇、南来聚拢的风……赣江上一览无余,视野里找不到期待的身影。 我在滕王阁的一隅,独想王勃。 游人脆脆的思绪如牵强的秋风,薄薄地依偎在滕王阁穿越时空的坚强里。站在清冷的滕王阁上,睁眼闭眼间全是王勃清瘦忧郁的神情。斜阳拥抱着欲泣的滕王阁,阁影斜斜地躺在江水里荡漾。帝王君子犹不见,槛外长江空自流。寂寞的阁上,觥筹交错的场景不复存在,诗弦管乐也只是附和。我坐在阁的阶梯上独自听江的声音;江波的皱褶里藏着绝代的才子王勃。 阁的忧伤无声息地让我追随。每一寸楼板、每一抹丹朱都在我的心弦上颤动。想为流泪的滕王阁续一首诗,诗里面是伤痕累累的王勃。流泪的滕王阁日日孤寂地走入我梦中,独自徘徊复徘徊。我找不到王勃的诗句,无数醒着的黑暗的夜里,枕着阁影到天明。 有人说:所有的风景都会拒绝一部分人,偏爱一部分人;所有人,生来都会属于不同风景。在朝堂上得不到肯定的滕王,一再遭遣受贬,然而层层不得意却抹不掉他悠游于世、歌舞人生的脾性。贬到赣江边任小刺史,他仍意兴遄飞地要为自己建一座阁“拍檀板唱歌,举金樽喝酒”,吸引文人才子登临放歌。那个仲秋的日子,王勃的“独角戏”正上演着。他深望着水天相接的江面,感慨人生如江面枝柯,沉浮复沉浮,一腔激情和渴望却在纸上无羁地飘洒,洋洋一派文章,力透纸背的全是对生活的向往。有人说“厚积”是为了“厚发”,王勃客居剑南数年,终有了其巅峰之作。滕王阁只不过是显其巅峰昂然之姿的一种凭借罢了。此时的长安,或许已将王勃淡忘得一干二净。谁会在抚筝时,思绪在筝上游移间,想起王勃?如今,赣江畔的孤鹜年年此时都要背起王勃馈赠给它们的礼物一上一下翩翩地飞,托起无限秋水长天的风情。 “物是人非事事休”,游人仍在阁上徘徊留连,眺望阁外水云间,心似江水茫茫,欲拍栏干。浅云灰灰地衬着阁,如一双饱蓄泪水的眼睑。 扁舟载着一截悠悠的阁影,忧郁地前行,涌起的江浪层层间依稀可见当年王勃的风姿。这个自幼饱读诗书、贯通九经的青年,彳亍于线装书中陶陶然的青年,瑟缩在蜀地的乡居里,不再想读书之外的事情。蜀地去长安已遥遥又遥矣。无人识君,只有在迷惘中放纵文字:《蜀中九日》《盛泉宴》……“每有一文,海内惊瞻”(杨炯语)。人生有许多门,可其中一些门只对一些人是永远敞开的;不要试图去敲门,去敲人生遗憾的门。王勃若一心为文,历史也许会重新改写吧。可惜,王勃在剑南之地逍遥了三年,终究不甘寂寞,踌躇北上,到河南任参军。书生之迂,终惹大祸,龙颜大怒,险丢小命。人生沉浮反复,王勃心冷了。 一片阁/躲在云层下/疲倦和黄昏的鸟一样/面对江水恸哭。江水缓缓流,终有温柔得叫人落泪的时候。一介书生咬文嚼字,终有让人品错味的时候。该张皇,迷惘,失落,还是愤懑?毕竟人生不是“数点扁舟向斜阳”那样诗意、简单而又直观。——人无语,惟有惆怅地醉去。滕王阁不在出产帝王将相的长安,豪取4连胜的同时福克斯拿到16分8次助攻。站在这玲珑典雅的阁上,赣江无限风情一览无余,王勃的梦魂可以与阁相依偎至永远了。 昆德拉说:生活是棵长满可能的树。王勃在客居剑南的日子里,也许模拟了日后的种种可能,却没料到人生最绝望的一种可能就立在水中候着。 王勃如断线的纸鸢一头栽进江里去了,灵魂可依附在了江中鱼儿身上?想他经行处会不会开出一江的花来,让鱼儿也欣喜,让鱼儿也惆怅。 斜阳已成余辉,阁上人去,鸟去,空留一片寂寥。

  决定解下羽毛,单独完成这段孤寂的旅程。且把桃花交予陶渊明;青荷让给周濂溪;水仙还给古希腊神话;丁香退给“雨巷”的油纸伞;把明媚的忧伤,永远留给自己。只在与你今生灵魂初次相遇的渡口,手持一张过期的旧船票,安静地等待着驶向终点那最后一班客船的来临……

  而在静谧中默默静化世间纷扰的尘屑,在内心深处保留一片属于自已永恒的净土;让一切年少的忧悒都随之零落成泥,悄悄掩埋。尘思涤尽,胸臆中有空山灵雨的清明,这便是我惟一的企求。只是你不曾明白我纤柔的心思,常常困惑我心底宁静的矜持。或许,你永远都触摸不到这悄悄静静的风,心已疲惫,只让我文字的幽魂空空地回旋于你的上空……

  雾着一张脸,以植物的状态存在。屏住呼吸,流水西风中,怀一湾婉约优柔体悟灵山圣会上拈花一笑的妙谛。“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独笑亦含颦。”给你的爱从来都很安静,你最后的凝眸,一笑而过,让我不做任何猜想,亦绝口不说任何凄楚的别离。

  给你的爱其实一直都很安静,盈动于心,润湿于眶,任日渐消磨的心之花瓣凋落尽。

  但沉浸在澹然无痕的梦里,用一种幽冷的神情独观世人。“无家,可以禀明生死;无兄弟。可以话桑麻;等我的人,我却无梦相赠。身,已如秋蓬;心,寄托行云流水,我怎能再做春闺梦里人?”

  徘徊的路,走得总是那么艰难。“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岁月看着你我隔岸对峙,寸寸老去。用文字堆积起来的感情,在时钟的嘀哒里也在渐渐憔悴、慢慢老去。终是过客,被时光疾驰的箭,击碎了浮尘玻璃心。纵喧嚣都市,纸醉金迷的红尘,亦掩饰不住繁华的荒凉。

  重温心中有过的悸动,时常叩问自己,应该放你在哪里?放自己在哪里?文字究竟因谁而美丽?文字到底因谁而哭泣?文字因谁而永唱不休?文字因谁而快乐忧愁?谁曾在经典的老歌里唱着一生一世的牵挂?谁曾在如水的文字里说着风雨相依的永远?谁曾在秋天的童话里承诺今生唯一的约定?

  一缕孤芳的幽魂,坐在寒冷的枝头,用洁静的冷艳分离着过往梦境。曾在玫瑰色的梦里,说着傻得可以的谎话,闭上眼睛以为自己就在天堂。当岁月的指针尖锐的敲醒沉睡中的梦,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还在原地。

  当时间的载体变成了股股紊乱的线头,疑问从遥远的天边闪现,坠落一地破碎的语言,思绪无限。碎成片断的柔情,走过轮回里的曾经,布满了世俗荆棘的陷阱。薄暮风中,无人知的思想幽谷,终年有雾。

  今夜,又为你提笔写下心中最清丽动人的乐音。困守古道边缠绵的藤萝,把泪流推向悲伤角落。躲在小屋里,听明媚的忧伤在字里行间浅唱低吟。

  佛说:活在当下。可是,我纤细的双手总是挽不住流年,于是每一个当下也都成了历史。好想去走一趟,那条长长窄窄的老街;好想有趟渡船,渡我到对岸。却未知,对岸繁华三千,红尘里可有摆渡的人?清明灵台,上下求索的禅机,何处是重生的明媚?

  你说我像那位丁香雨巷里款款走来的姑娘。那些月光流荡的舷边,及那细雨霏霏的路上,有我给你的真心祈愿。幸福的花瓣纯洁的花瓣,因为我们共有的梦幻而绰约。洛水的彼岸是你,你日夜踏浪而歌,歌声清越,我循着歌声寻你。是否,我和你,真的只是隔着一朵花的距离?

  敲击世俗的门,一扇接着一扇,为着那跌宕起伏的梦想,追逐阳光的味道,走了很久很久。在命运的水面下漂泊,看它偶尔泛起涟漪,感悟做翅,灵犀指路,依旧寻找着你,用最脆弱的记忆,最坚硬的时间,一路追随。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耳边的老歌听听停停。透过窗外如水的月色,探出头去,看到的是满街繁华的灯火。依旧是万丈红尘,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总独自在夜深人静时冥想,体会着似曾遥远的虚空。留一方清雅的角落,让灵魂驻脚,任由思绪的音符在平静的心底漾起层层柔柔的涟漪。折一片月光给你,孤单的心,睡在月色之外。不需要任何的繁华的装点,只希望多年以后,伴你琴瑟和谐,于古丽文章中染满掌的芬芳,留一纸清香,为人生填奏最后一曲动人的华章。

  玫瑰在暗夜里绽放,掩尽了它所有芬芳。月光的瀑布,洗亮眼睛,灵魂靠近雪天的琴手,你的诱惑在耳畔细语。花飞叶舞的季节里,你用丰盈的血液,点燃隐匿深处的激情。温柔的絮语如丝丝缕缕的阳光,和煦地照耀着我冰冻的心田。蓦然回首,亮丽的灵魂击节而歌,听花开花落、风吹断枝的声音,一路穿越寂寞的风尘。千百次回旋之后,迎着灿烂的风,一剪寒梅已化作青春的书笺,夹入一本古典的诗经。

  站在岁月的风口,听潮起潮落。在月亮的河床遭遇,世袭的荣誉,次弟绽开高贵的心扉。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总是在字里行间爱着你。每个流霞的黄昏,在岸边用清碧如玉的流水默默地为你作诗。沉默的手指,抚摸着键盘,为你碾尽一池墨香,记录下所有流逝的情节,一段接着一段,悄悄延续。千古的情在文字里演绎,过往的爱在文字中缤纷,金色的锦缎在时空中无边铺展。

  窗外芳草斜阳的光彩,像是等待一场古老的黑暗。退潮后的海滩,礁石嶙峋,宛如裸露着的心事。

  心海泛舟,谁在我的文字里这样滞留着不肯离去,成为我蓦然回首中的灯火?谁在我文字里这样执着地舍不得走远,成为我文字中的永恒?谁美丽了我的文字,谁总是睡在我的心河之上,让我把文字写进月光,顺着洛水静静流淌……

  红拂虚梦水连天,柳絮年年飘似雪。人生的风尘,来来回回,不知疲倦地吹。时针,镇定地行走,孤独地远去。一段时间来,天气还是闷热无比,让人感觉到南国夏日的绵长。断不知此时冷的气息正弥漫于北国。寒风再起时,想必北方的旷野已渐成萧索的意味。而紫砂泡绿湘妃泪,欸乃声中读《离骚》。蛰居于都市的自己,终日埋头于书卷文字之中,竟好似忘记了季节的更替与侵袭。乍抬眼,一场浩荡而至的秋风撞得落地的窗棂幽幽地响,身上也宛若透着丝丝的凉意。

  阳光铺展成路。金色的辐射场内,天高云淡,风轻微。忽隐忽现的影子,肆意行走,恍惚迷离。

  这是秋风吻凉心情的日子。屋前的树叶,仿佛一夜间变黄似的,在进进出出之间强烈地刺激着眼睛与情绪。而间或看到的几片在空中翩舞飘落,又予人一种浓郁的凄凉的况味。

  “陪伴空城的,应是闲钟。正如叶落之于秋;尘埃之于光阴;流水之于溪旁歇脚的逆旅。那一瞬不是为着相逢,而是为着没有错过而欣喜。为着这一瞬,所以不惮说分离,且不管这分离竟是真的海角天涯遥遥无期。因着这无期在心中有期,所以不惮等待;因着这等待而凋残了多少季的花期,所以梳一把白发,岁月萧萧地落地。且把山色和水色在目极处绞织成如画的山水,恍惚中,那山是我,那水是你……”

  “等我的人,我却无梦相赠。身,已如秋蓬;心,寄托行云流水,我怎能再做春闺梦里人?”

  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陈鲁豫,中央电视台著名导演杨阳倾情推荐。2008中国绿色候选宝贝石天琦惊艳新作。

  80后女孩用现代语言,阐释的古典诗词,带领您走入古典诗词美丽清新的世界。

  缘起缘灭,缘浓缘淡,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我们能做到的,是在因缘际会的时候好好的珍惜那短暂的时光。

  2008年已经过去了,在品尝了伤痛与欢喜、绝望与骄傲之后,我们挥别了这新潮跌宕的一年。

  21岁的天琦告诉我们,这里所有的都诞生于静谧的夜晚。这本身就是一件浪漫而奢侈的事。浪漫的夜,奢侈的21岁,还有这丝丝入扣的文字。

  21岁,就应该肆意地书写,心情地做梦,一觉醒来,阳光挂作窗帘,又是一段最美的时光。